尘三岁

百合豚式乖巧.jpg
长期待在舰b坑底,最近常驻少前,其他游戏也有玩过(顺便在梦测方舟)
除了威欧/俾胡/1294/rosopII,站的其他cp比较迷)
间接性蹦跶×
做个尘吧

铁血幼儿园(二)

是前两天沙雕的后续——
ooc出没。
是幼儿园【确信】
稍微有点cp向,不过主要还是缺德铁血。
然后接下来的后续,大概可能会有【】

       提尔比茨带着铁血幼儿园军团,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前往白鹰宿舍区。
   
    “放下死神!”
    企业通宵之后本来想舒舒服服睡一觉,难得的假期当然要待在宿舍休息。不过她万万没想到,刚刚和自己分别不到两小时的人,带着一群幼兽,咳咳,一群小孩子过来了。
    论世界上最可怕的两件事是什么?一个是没有充足的时间和亲人待在一起,另一个就是和一群小孩子待在一起!
    看到死神被一只铁血鱼叼着,避开了小孩子的毒爪,企业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 “提尔,这些……”依稀能看出一些眼熟的特征,譬如铁血阵营独特的挑染技术,大部分人戴着的帽子,还有那瞩目的舰装。
    “是我的同僚们,不知道为什么变小了。”提尔比茨揉了揉酸胀的眉头,“现在我们那里应该只有我一个还能正常一点。”
    “这样,我们通知指挥官之前,先安置这群……小朋友吧。”企业听到后表示同情,被一群小孩子围住,那简直比噩梦还可怕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当指挥官收到这个消息,急急忙忙地把替换的值班队伍调整好,通知下去,再赶到白鹰宿舍时,发现白鹰宿舍早已被攻占了。
    由于场面太过残忍,指挥官不忍直视地转过了身。
    “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将提尔比茨叫出来,一边询问一边远远地盯着宿舍房间内部的惨案。
    “……就是说你一夜未归,回来之后发现铁血宿舍内的舰娘全变成了小孩子。”指挥官也从未听说同僚的港区内发生过类似的事情,此时倒也有几分惊奇。
    “是这样的,”提尔比茨点了点头,“而且记忆也变回了小孩子的时候。”
    企业心塞地看着自家宿舍,乱七八糟的样子,弗莱彻你快看看你的妹妹们!不要和小孩子掺和了……还有西姆斯,你是姐姐啊!不要一起闹起来啊喂!尽管心里一直在吐槽,但表面还是要保持微笑。
    “大姐姐你要一起玩嘛。”溜出来的小齐柏林拉着企业的衣角,身后跟着被蜡笔画的丑丑的大号铁血鱼。
    企业低下头,看到这位曾经和自己一起出击过的同僚,现在变成一个小孩子,本就有几分不自在。再加上,小齐柏林认出企业是刚刚给自己一大包糖的人,开心地直接抱住了企业的腿。
    嗯,看起来企业也被攻陷了,没有人能够抵挡住小齐柏林的魅力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虽然小孩子很可爱,但是她们的破坏力,以及突然变小耽误的日常工作,都在告诉指挥官,必须要找到变小的原因。
    这时候,重樱的苍龙和飞龙,带着两个小家伙过来了。
    “指挥官,我们在后山发现了这两个小家伙。”一只绿色的猫和一只灰色的狐狸。
    看到这两个似曾相识地家伙,指挥官觉得有什么线索串联了起来。
    “提尔比茨,你现在带着现金吗?”指挥官翻了翻口袋,出来得着急,身上除了联络器,什么都没带。
    提尔比茨虽然有些奇怪,不过还是把抱在怀里的小希佩尔放下,对,小家伙又被自家的妹妹欺负哭了,然后从外套里拿出两枚金币。“指挥官拿它有什……”
    话音未落,一道绿色的影子窜了过来,准确地叼走了提尔比茨手里的金币。
    确定了什么的指挥官皱着的眉毛松开了。
    “找到罪魁祸首了,”突然意识到什么,“遭了,明石和夕张变成动物怎么找出解决办法!”
    听到这,在场能听懂的舰娘,陷入了沉默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一向平静的港区,今天格外的热闹,至少被小孩子攻占的白鹰很热闹。除去几个被叫去替代巡逻的舰娘,几乎所有阵营的舰娘都知道了,铁血的同僚们变小的事情,包括曾经的死对头皇家阵营。
    在几个掌权的舰娘面对一猫一狐头疼的时候,港区里几个搞事鬼闲不住了。
    举炮炮,咳,阿克贝隆比,完全没有听进去长辈的教导,直接在午餐后溜到了白鹰宿舍区。
    “什么嘛,胡德阿姨非要我去和威尔士那个笨蛋待着……”慢悠悠地走在不同风格的宿舍区,左顾右盼地观察着,“那个笨蛋只想着怎么跑去铁血嘛。”一边想着那两个不靠谱的长辈,一边考虑之后的恶作剧。
    阿克贝隆比今天也是元气满满地想要搞事呢.jpg
   
    推掉了大部分的工作,把那些简单的东西交给拉菲她们处理,指挥官亲自坐镇白鹰,看孩子,还有那两只变成宠物的罪魁祸首。
    提尔比茨对此表示很满意,哪怕指挥官要自己去探查那个发现明石她们的实验室,都痛快答应下来了。
    “你不必跟上来的。”跟在飞龙她们身后,径直前往目的地的四个人,彼此间还是蛮熟悉的,尤其是那三个航母之间的感情,是提尔比茨没有感受过的。
    企业安抚着被叼走的死神,抬头看了眼前面带路的人,又转头看了下吊在最后的提尔比茨,“我只是想避开那群,唔,可爱的,孩子们。”咬牙切齿地念出这几个字。
    “我理解你,企业。”提尔比茨表示理解。
    一路无话,将死神哄好,企业抬头看向这间破旧的实验室。背对着白鹰宿舍,大门正对着铁血宿舍,开门进去,就是一个巨大的机器。
    “我们就是在这发现明石她们的。”苍龙推了推眼镜,简单介绍着当时的情况。
    仪器样的东西乱七八糟地扔在长满苔藓的地上,试管的碎片也散落一地。研究条件分外艰苦,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们伟大的……咳,总而言之,明石她们能把曾经的同盟搞成这样,也是相当厉害了。
    “有什么想法吗?”毫无头绪的提尔比茨四处看着,试图找出这个案件的谜底。
    苍龙飞龙对视一眼,苍龙点了点头,示意飞龙解释二人的发现,“我们来的时候,案发现场并没有那么乱,反倒是这个仪器,”苍龙适时指出那个仪器,“它一开始是正常摆放的,至少能看出是一套机械。”
    “你们可以还原这个仪器吗?”提尔比茨略微思考了一下,决定先整理一下仪器,也许能发现什么。
    “可以试试。”
    “那就拜托了。”
    在三人对话期间,一旁翻看实验记录的企业本能感觉一阵不对。
    “停下!”企业看到一行字之后,立刻打断另外三人的操作,然而迟了一步,企业只来得及把站的离自己最近的提尔比茨撞开,就被一道光照到。
   
    从后山转下来的阿克贝隆比直接去了白鹰宿舍。听说好多舰娘都聚集在那,很适合自己发挥。
    于是,白鹰宿舍迎来了一个长得和威尔士七成像的舰娘。
    “威尔士?不对,你是谁?”远远的看见一个金发舰娘走来,虽然看上去很像那个金毛亲王,不过这个舰娘的眼睛是蓝色的。
    “是我啦指挥官,”金发舰娘有些别扭,“阿克贝隆比。”
    “什么嘛,是……”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指挥官,吓得连手里的小齐柏林都掉了,“等等,你说你是皇家那个应该被炖汤的崽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亲眼见到一个大人变成小孩子的样子,还是有几分惊悚的,提尔比茨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,真是罪过……
    急忙从地上站起来,走到变小的企业身边,顺便捕获两只变成兔子的同僚……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    小号的企业对自己的帽子十分不满,大了好几号的帽子一直遮挡住视线,“果然如此,”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帽子下传来,“明石她们真得敢玩。”
    “嗯?”这次是只有体型变小了嘛,提尔比茨感到一阵庆幸,“企业你发现了什么?”
    自暴自弃的小企业把帽子摘了,扔到了提尔比茨手里,“哼哼,当然是她们的实验目的,”跑到桌子边上,指了指上面那本厚厚的实验记录,“都在这里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是说,你把实验室里的一个仪器打开之后就变大了,就这样?”指挥官将扔在地上的小齐柏林抱起来,感觉有些费力,但还是将人抱了起来。
    大号的阿克贝隆比点点头,颇有一种皇家亲王的意思,只不过那双闪亮亮的蓝眼睛,出卖了她,“当时真得把我吓一跳,突然出现一道蓝光,我睁开眼之后就长大了。”说着转了一圈,来展示自己,“这下我再也不怕胡德阿姨了!”
    “小家伙真敢说啊——”故意拉长了音调,声音里挡不住的笑意,不用回头都能猜到是谁,皇家真正的亲王,威尔士。
    “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也在!”气呼呼的小大人顿时换了个表情,满脸的嫌弃。
    怀里抱住小欧根的亲王,后面还跟着一条看起来很凶,实际上想把威尔士咬住的铁血鱼,“同盟有难,我当然要来帮忙。”挑挑眉,轻而易举地将小家伙激怒。
    “你只是来看你老婆小时候的!别以为我不知道,整个港区都知道你在追……呜呜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就被一炮砸晕了。
    瘫倒的身体被皇家女仆长接住,“贵安,指挥官阁下,我们阵营的舰娘给您添麻烦了,我这就带她回去。”完全没给指挥官说话的机会,拖着搞事失败的阿克贝隆比离开了。
    满意地看着人被拖走,威尔士捏了把怀里小朋友的脸。然后被狠狠地咬了一口,好在有手套挡一下,不然,这几根手指不保。
    指挥官头疼的看着被拉走的可怜孩子,然后一点同情都没有留下,“好了威尔士,不要再玩欧根了。”
    威尔士点点头表示知道,手上依旧没有停下戳小欧根的动作。
    “我叫你来,是为了接下来的演习的安排,”见此,指挥官放弃了挣扎,直接开口,“之前和隔壁商定是由铁血她们进行比试,但现在……你也知道隔壁的家伙有多难搞。”
    听到指挥官开始说正事了,威尔士颇为遗憾的放过小欧根的脸,一改之前带笑的样子,“所以指挥官,你是要我们皇家去替班?可是这种事情不是找胡德她们商量吗。”
    “倒也不全是这个,”指挥官看向那群熊孩子们,“主要是想请你们皇家,帮忙照顾一下这群孩子们,总不能让她们这样子就出击。”想到可能会在各个海域寻找走丢的小朋友,指挥官就一阵头疼。
    感受到怀里小人的挣扎,威尔士认命的将人放下,“指挥官你要知道,皇家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,况且哪怕现在在一个港区就职,”顿了顿,“也不全是像我一样的舰娘的。”
    “这就是我找你的理由,”见到小欧根逃离了“魔爪”,小齐柏林也从指挥官怀里跳了出来,“毕竟只有你,能在这几个阵营里‘来去自如’,不是嘛?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且不管指挥官极力忽悠,不对,极力劝说威尔士的过程多么不顺利,提尔比茨她们这里倒是有了新进展。
    捧着装有两只兔子的帽子,小企业一脸严肃地看着提尔比茨整理设备。那本实验报告上写有本次实验的大部分内容,当然除了实验结果。
    看着已经破烂成零件的装备,提尔比茨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放弃,但是转念一想若是失败了,自己就要面对一个宿舍楼那么多的熊孩子,顿时就充满了干劲。
    “不同阵营的舰娘居然会有不同的反应,”提尔比茨一边随缘组装着设备一边说着,“重樱她们居然会变成小动物。”
    小企业摸着手上的兔子,随意地应了一声,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,提尔比茨也就停下了话题,安静的和那堆零件做斗争。
    破旧的实验室一时间除了零件碰撞的声音,只有小企业劝诫死神不要对自己手里的两只同僚下手的声音。

???居然完事了
瓦尔基里
顺便我只是水一下证明我还活着

我永远喜欢G11.jpg
顺便恭喜自己送不出去的皮肤喜+2
我真得很快乐【确信】

p张图玩,随便用吧。
就是剧情出场比较多的女性角色,仅代表个人观点。

指挥官今天可能会被炖汤(1)

   
    娱乐向,ooc,完全没有剧情!好吧还是有点……
    各位单身汪节日快乐(bushi)
    涉及cp,威欧,爹妈,华南,(可能还会有但我没写到)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今天……港区内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,走到哪里都能看见粉红泡泡,恩爱狗对单身狗汪造成了数以万计的伤害。
    身为单身汪大军中的一员,指挥官大笔一挥,将一半舰队派出去执勤。
    美其名曰:保护动物。
    至于之后舰娘们会不会打击报复,指挥官表示,她们敢?手里拿着调令明晃晃的威胁着。
    面对这么任性的指挥官,舰娘们敢怒不敢言,只得生生咽下这口气。不过看在指挥官还是留下不少时间给自己,并没有做绝,也就老实执行任务去了。
   
    快入秋夜风带上了几分寒意,指挥官披着外套,站在港口的石板上,通过设备联系着在外执勤的舰队。
    接到塞壬来袭的消息,本来就因为不能和自己女朋友待在一起的舰娘们,彻底激起了斗志,尤其是被派出去作战的那几位。
    第一舰队前几天被拆开重组了,现在组成为旗舰企业,主力威尔士亲王和华盛顿,先锋海伦娜,蒙彼利埃和哈曼。专门为夜间作战编排的舰队,今天是第一次出战。
    身为旗舰,“单身”大E表示这一队都是有女朋友的,虽然被打散了,对指挥官的安排依旧表示十分不满。不过任务为重,企业还是分得清轻重的。
    同指挥官了解了海域现状,踏着海浪,深入漆黑的海域中。夜幕下的海洋神秘而危险,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
    “指挥官,塞壬的反应在s21区域短暂出现?”企业通过通讯器和指挥官商量着,这次任务安排过于仓促,企业她们并没有带全夜战装备。
    “没错,那片区域应该已经没有赛壬了才对。”指挥官拿着刚刚检测出的文件,皱着眉头说道,“这次任务难度确认为A级,由于不能确认塞壬数量,此次行动以探查为主,尽量避免战斗。”
    “是,指挥官。”
   
    慢悠悠地走向路边的长椅,欧根心里计算着怎么和那个无良指挥官算账,却没想到长椅上早早坐着一位舰娘,南达科他,白鹰的战列。
    “……”自己与她又不熟,欧根想着,并没有同南达科他搭话。坐在了长椅的另一端,无聊地玩起了自己的头发。
    场面一度十分和谐,南达科他在安静地坐着,似乎在放空自己;欧根则转着自己的的头发,懒懒散散地瘫在椅子上。
    安静的场面被新来的人打破了。
    “哟!你们也来等第一舰队吗?”海上骑士克利夫兰,大踏步过来。
    “是的。”南达科他简短地应道。而欧根明显没有注意到克利夫兰过来。
    “这是,什么原来是欧根亲王啊,”克利夫兰走近后才注意到,这位铁血的亲王,同自己一样曾经是港区初期时的得力干将,“在等大哥吧。”
    “克利夫兰?”欧根的思考被打断了,才发现这里又多了一个等人的家伙。
    点了点头,“你们等很久了吗?”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篮子放下,“来,这里有海伦娜留下的热汤,喝一点暖暖身子。”
    “汤?”被食物吸引了注意的欧根。
    “海伦娜和东煌的同僚们学的。”
    “味道不错的样子。”欧根咬着手指,歪着头看着克利夫兰将汤分给南达科他和自己。
    “那是,这可是海伦娜做的。”满满的自豪感。
    “确实很好喝。”一旁沉默的南达科他尝过之后,老实地评价道,“我可以去问问海伦娜怎么做吗?”
    “可以啊,海伦娜她很喜欢料理呢,”端着汤坐在两人中间,随意的踢着腿,“有人愿意和她交流,她会很开心的。”
    三人一起聊着天,气氛一片和谐得等着第一舰队里的恋人归来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另一边的第一舰队。
    “哼哼,你就由我哈曼来保护!”哈曼晃着白色的猫耳,同身边的海伦娜说到。
    一旁站着的是冷着一张脸,明显是因为夜间出击,不能休息而炸毛的蒙彼利埃。海伦娜站在两个人中间,时刻警戒着,毕竟这是第一次没有和克利夫兰一起出击。
    “唔,海伦娜你跟紧我。”蒙彼利埃突然冒出一句话,在相对安静的海面上显得格外突兀。
    “什么?”
    “大姐头要我照顾你。”蒙彼利埃想到自家姐姐临行前反复交代自己的内容,就感到一阵头疼。
    “是克利啊,不用这么,照顾我的。”想起那个家伙平时的样子,会这么交代蒙彼利埃也不是没可能。
    在两个人交流的时候,身后的三人也在闲聊。并未赶到目标海域的舰队,此时警戒稍微有些松懈。死神在头顶盘旋,刚刚吃饱的大鸟有些懒散,在企业催了几次之后,才慢悠悠地飞向目标点。
    “该死的塞壬,居然这个时候乱晃。”站在企业左面的华盛顿骂骂咧咧地踢着水,对塞壬的动静表示了极大的不满。
    企业点头表示赞同,“确实如此,你是不是和南达她约好了……”
    “没有!只是说一起去训练!”华盛顿打断了企业,自己和那个家伙可是清清白白的,除了上次任务自己帮了她一次,上上次她抢了自己的人头……
    看着直接炸了的华盛顿,企业偏头掩饰脸上的笑意,却看见另一面的皇家亲王,心中的不满都表现在脸上了喂!?
    “亲王?”
    “怎么了?上将,发现塞壬的动静了吗。”威尔士亲王板着一张脸问道。
    企业感到有些头疼,这一队难道就没有一个能认真对待今天出击的人吗!抬手扶正被风吹歪的帽子,“目前没有,死神和舰载机还在途中。”
    威尔士握住剑柄,四处看着。
    看对方没有想继续说话的意思,企业无奈地转回了头。炸毛的华盛顿此时也安静了下来,四处观察着,所有人都寄希望于快点找到塞壬,以便快速返航。
    过于急躁的舰队,很容易忽视掉海洋上的异常,在外人看来几乎是大摇大摆地前往了目标点。
   
    指挥官在指挥室里和拉菲分析着这次异常。
    “为什么这种日子我还要加班!”指挥官懒散地瘫在桌子上,手里随意翻着报告书。
    特意调成昏暗的灯光,此时一闪一闪的,让人睡意更浓。当然,尽职尽责的秘书舰,直接踹了指挥官一脚,顺便把灯的亮度调了回去。
    “哇,拉菲你这样对指挥官我……”装作很疼的样子坐了起来,“后勤申请我就不申请红酒了!”开玩笑地揉了揉被踢的腿,正式开始工作。
    “你觉得这次的反应,”指挥官撑着下巴,另一只手攥着报告,视线反复扫视着,“是不是过于蹊跷了。”
    放下手中的酒瓶,“这次发生波动的海域是我们港区负责攻占,由隔壁港区负责清理,”顿了顿,“所以我们并不知晓那块海域有什么东西。这次也许是遗留下来的塞壬。”
    空着的手敲着酒瓶,拉菲对这种需要消耗体力的工作,一向没什么好感。
    揉了揉被踢的地方,打起精神拿起报告书,“唔,我看那里没什么……”懒散的声音瞬间变得严肃,“不对,第一舰队可能要面对一场恶战了。”
    报告书最底下标注着一行小字:……塞壬反应最后出没地点并未前往侦查。
    “指挥官这是被坑了吧,”拉菲也一改醉醺醺的样子,“隔壁对你意见很大啊。”
    “先不管那个疯婆子,快联络第二舰队!”
    “是!”
   
    此时的第一舰队。
    前面先锋三人已经察觉到丝丝不对,海伦娜时刻注意着雷达反应,一片安静。除了舰队行进带来的海浪声,甚至连风都凝固了。
    “企业上将,我认为……”海伦娜话音未落,大片红点出现在雷达边缘。
    同时,侦察机发回的消息,声称有大规模敌机出没,“准备战斗,前方发现大范围敌机。”企业拉起弓弦,冷静地发出命令。
    听此,华盛顿和威尔士开始调整舰炮的角度;先锋编队也同样调整着舰装,战斗即将开始。
    塞壬发动了第一波空袭。舰载机投下了航弹,完美的顺着抛物线的轨迹下落。为了挽救陷入被动的局面,企业匆忙间放出了部分舰载机。
    塞壬的黑科技飞机并没有像平时一样被击落,反而是己方战机受到了损伤。
    “该死!”企业收起弓躲开航弹溅起的浪花,“各位!防空炮,开火!”
    有些危险地躲开航弹的攻击,在对方舰载机投弹的间隙,舰队彻底放开了防空炮的火力限制。
    密集的火光闪耀在夜晚的海面上,在强大的火力下,塞壬的舰载机终于被消灭干净了。
    “没有人受伤吧?”企业撑起甲板,回收刚刚战斗中幸存的战机,关心着队员们。
    收回过热的防空炮,海伦娜直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并未放松对周围的侦查。简单检查了一下舰装,好在没有被航弹伤到根本,“果然,飞机这种东西,啧。”威尔士对战机一丁点好感都没有。
    “别这样啊威尔士,舰载机它们可是很有意思的。”企业心疼地数着回收回来的飞机。
    “企业,这次塞壬的飞机怎么那么难打,”华盛顿倒是发现了不妥的地方,“好像是特意准备好等着我们。”
    夜色下的海面一片平静,仿佛刚刚一场敌袭没有发生一样。
    一阵电流声打破了紧张的局面。
    “……滋啦~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待续……

[威欧]叫醒装睡的女友(r18)

捞到鸟海写个车庆祝一哈.jpg
简单的小日常。
短小ooc出没注意
评论见

占tag致歉
那个最近入坑了烧钱w,建了一个qq群,有想来的朋友可以一起交流ww
(海军跑来陆军啦)
欢迎加入烧钱丢人群,群聊号码:821668627